首页 > 新闻舆情 > 专访吴世春:AI大模型创业不能用上帝视角

专访吴世春:AI大模型创业不能用上帝视角

专栏推荐 史成超 · 零壹财经专栏 2023-07-19

关键词:AIAI大模型吴世春大模型百度

创业者正在AI大模型这一赛道加速狂奔。
作者 | 时代财经 史成超 来源 | 零壹财经专栏
 
创业者正在AI大模型这一赛道加速狂奔。

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刚参加完2023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他明显感受到了今年人工智能的热度一路高涨。“很多公司都在往这个领域转型,发展、投资人工智能,看好行业发展前景。”吴世春说。

不过,真正“用脚投票”的投资人却不如想象的多。据吴世春观察,一级市场的投资热度并没有看起来那么火爆,“募资难、投资难、退出难”的大环境成为人工智能加快发展的掣肘。

吴世春是百度早期的工程师,曾创立酷讯等多个项目,是一名连续创业者。2014年,他创立了梅花创投,转型投资人。据官网信息,梅花创投管理约100亿元的人民币基金和1亿美元基金,参与投资理想汽车、小牛电动、趣店、星河动力、赤子城好朋友科技、唱吧等诸多明星企业。
 
在梅花创投,吴世春自诩是“打杂的”。他将这个称号做成铭牌,挂在办公室大门,“这是一个很苦的行业,要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

在这间办公室,吴世春接受了时代财经的专访,阐述了他对当下大模型创业、AI投资热以及当下投资趋势的见解。
 
01
不能用上帝视角定义应用场景
 
时代财经:对于圈内热议的傅盛和朱啸虎的垂直和通用大模型之争,你更赞同谁的观点?

吴世春:
我认为是立场不同,没有什么对错。投资人希望投的项目有比较好的回报,或者“死亡率”低一些;但创业者肯定希望赌把大的。比如说,我投10块钱,可能有1%的概率中一个,就有1000块钱,这个对投资者来说就没有意义。投资人需要有10%的概率,中一个1000块钱项目,才会划算。

时代财经:从现在的趋势看,越来越多的公司正在转向垂直大模型领域?

吴世春:
通用大模型,大公司都在做,而且投入巨大,很难挤进去。就像以前的搜索引擎,在谷歌时代,通用搜索引擎做完了,大家就往垂直搜索引擎里面看机会。我们当时做了酷讯,就是属于生活类的垂直搜索平台,可以搜火车票、机票等。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时代财经:有没有让你觉得印象深刻的创业者或创业项目?

吴世春:
从项目看,主要有巨型公司、中型公司和微型公司三种。巨头会不计代价来抢这个入口的门票;中型公司的话,以前在原有领域里面赚到了钱,有场景,有一定用户,有一定数据,需要通过AI来提升效率,提高产品竞争力,就会往AI转型;微型公司是重新组建一个团队,围绕原生AI去做,数据也没有,场景也没有,去探索全新的场景和业务模式。

第一种,我们只能在二级市场买点股票。后面两种是我们已经投过的企业,或者我们希望它们去向这两种公司转型、靠拢。尤其是微型公司,我们需要创业者做“打不死的小强”,不停的尝试、创新。

时代财经:现在有被探索出来的“新的场景”?

吴世春:
目前很难用上帝视角定义接下来会是什么场景,就像让你在90年代预测互联网哪些产品会席卷用户一样艰难。当时的马化腾也不知道腾讯之后会发展成这样子,张一鸣也不知道后面会走到哪一步。

创新经济,你不知道下一个爆点在哪里,很多动作是随着对用户、对市场的应急变化发生的。
 
02
AI泡沫和一级市场无关
 
时代财经:现在大模型的投资逻辑,和当初互联网时代有哪些相同和不同?

吴世春:
最早的互联网,或者说数字经济的投资,需要很大的教育成本,但ChatGPT获得11亿用户,只用了7个月的时间。这放在以前,最快也要两年时间。我们预测这次变革会比互联网更伟大,会带来认知层面的革新。

两者相同的是商业模式,要么通过广告,要么通过会员,或电商去赚钱。但是因为发展速度不同,对其他行业影响的不同,会带来投资的量级的不同,以及研发投入的不同。

时代财经:你认为AI行业存在泡沫吗?

吴世春:
其实任何一个新技术来的时候,都会有炒作的情况出现,反应最快的是二级市场,但对我们一级市场没有什么影响。就像当时互联网概念刚刚出现,其实A股也有很多所谓的互联网公司,但都不是BAT这些。

时代财经:AGI创业潮被业内称为“诸神之战”,包括红杉中国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源码资本创始合伙人曹毅、奇绩创坛创始人兼CEO陆奇、今日资本创始合伙人徐新等都重新活跃在一线,成为积极派的个人代表。为什么大佬们都要亲自披甲上阵?

吴世春:
AGI这样一个有前景的、新的大赛道开启,投资方需要吸引流量,要获得市场关注度、项目的关注度,有流量很重要,别人才可能和你交流项目、点子,沟通这个领域的动向。综合这些信息,就会产生新的突破。

时代财经:在这波创业潮,有企业出场即是独角兽,这在互联网应用的时代不可想象。这种情况下,第二、第三梯队的创业者在一级市场境遇如何?

吴世春:
并不是融的钱多,或者一开始估值高,你就厉害。我们看到,在互联网时代,当时融资最多的项目,后面也无声无息了。如果你把它看成一个长跑,前面多跑两步,少跑两步,有可能影响并不大。

另一方面,有钱的打法和没钱的打法也不一样。有钱的话,花起来也更快。

对一个创业公司来说。你投入10亿美金,他投入10亿元人民币,最后做出来东西,可能差别没有想象的那么大。

时代财经:有数据显示,今年真实的交易数量,即便是火热的AI赛道,和在去年处于市场冷淡低迷中的投资数量比也并无二致,有的基金甚至比去年同期缩减了三成。你观察到的情况是怎样的?

吴世春:
确实如此,因为这个市场目前处在募资难、投资难、退出难的形势下,所以对于大模型,大多数机构还都是看为主,真正出手的话,也不像以前我们经常说的FOMO(fear of miss out),是出于“担心错过”的情绪。

原来每次新的东西出来,中国投资人都会陷入FOMO,但现在大家是“让子弹先飞一会儿”。我觉得投资人现在已经摆脱了这种负面情绪。
 
03
商业航天已经进入收获期
 
时代财经:梅花创投的投资策略是激进的,还是保守的?

吴世春:
我们算是比较激进的。

在很多新领域,我们在没看清楚的时候,会愿意投资一些特别早期的项目,或者特别厉害的人。比如我们投资的商业航天领域,星河动力、微纳星空,这些都是非常前沿的企业,现在一些头部的公司已经进入收获期,慢慢进入盈利状态,比如星河动力,今年已经开始有规模化的收入。

其实像早期投资的话,很多时候包括财务数据、产品都没定型。像我们投理想的时候,他的混动车还没出来。保守的投资,要看到财务、产品数据,我们经常在只有一张图纸、一个计划书的时候就出手了。

时代财经:你在科技领域的投资最看重的是什么?

吴世春:
人、事、时、值(价值)都很重要,如果说优先,我还是会看人。可能人的因素我会放在百分之五六十的比重。我会优先选择对创业有深刻认知的人。

时代财经:在科技领域,还有哪些比较值得关注的方向?

吴世春:
除了大模型领域,我们看好的方向可以总结为“新半军”和“数智航”,即新能源/新材料、半导体、军工、大数据、智能制造、商业航天,这几个方向我们都有涉猎。

时代财经:你办公室门口牌子上写着“打杂的”,这个是你给自己在公司的定位?

吴世春:
对,是我的主意。我们这个行业是一个很苦的行业,没有任何两个项目可以用同一种方式去操作。也就是说,你在上个行业积累的东西,其实并没什么用,都要重新学习,所以每天要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case by case,我称之为打杂。

但是投资相对创业来说,可以看更多方向,把自己的经验和教训分享给很人多,可以输出更大的能量。相比去恶补技术领域的知识,我觉得向创业者学习才是最重要的。

时代财经:近期多位创业大佬曝出存在心理健康问题,你也曾经是一位连续创业者,如今是投资人。在你看来,科技创业者的压力主要来自于哪里?

吴世春:
焦虑在于你看不清楚未来,或者你想要的,跟自己能得到的、能把握的东西不匹配,一个人如果能够比较平和看待得失,就不至于有那种焦虑。我经常提一个词叫“长当合一”,就是事业上我们要追求长期主义,生活上要活在当下。

外在的东西,就像潮水一样最容易褪去,可能昨天你还是市场上的焦点,过段时间就没人理你。我自己出现这种负面情绪的时候,会提醒自己就是个凡人,可能偶尔有一次高光亮相,但那都是不是生活常态,看淡就好。

红颜总会老去,名利总会波动。要把自己的兴趣点放宽,不要只盯着容易逝去的东西,你的认知,你的格局,你的良好的心态,强大的心力,这些是不会消失的。

耗时 135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