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舆情 > 养猪巨头正邦被指违约,江西银行陷“骗贷”风波?

养猪巨头正邦被指违约,江西银行陷“骗贷”风波?

专栏推荐 邓宇晨 · 零壹财经专栏 2023-04-19

关键词:建设贷正邦集团民营企业江西银行破产危机

正邦集团陷入“建设贷”风波。

作者 | 猛犸资本局 邓宇晨 来源 | 零壹财经专栏
 
正邦已深陷泥潭,众多供应商陷入漫长等待
 
继“养殖贷”争议之后,昔日养猪巨头正邦集团又被指卷入陷入“建设贷”风波。

多名正邦集团的工程承包商向时代周报记者披露,他们因正邦集团的“建设贷”逾期导致影响个人征信,甚至波及企业正常经营。如今,正邦集团面临巨额亏损,陷入破产危机,旗下多笔债券逾期,“建设贷”已演变成一场“三角债”。

“原本应该是正邦欠我们的钱,为什么反而变成了我们欠银行的钱?我个人征信也出了问题,信用卡都被冻结了,自己的公司更是经营不下去了。”一名供应商向时代周报记者哭诉。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建设贷”涉及的贷款总金额超过1.9亿元,手续费和利息费用已超1400万元。

多名供应商向时代周报记者抱怨,原本应由正邦集团背负的应收账款,即将逾期时却通过与银行、担保机构共同签署“建设贷”(即“正邦供应商贷”),转化成供应商背负的个人经营贷。

时代周报从供应商处了解到,正邦集团与江西银行小企业信贷中心(下称“江西银行”)、江西龙融融资担保有限公司(下称“龙融担保”)签订《江西银行“正邦供应商贷”业务三方协议》(下称“协议”)。江西银行(01916.HK)为正邦集团及其子公司的上游供应商提供供应链贷款。协议约定,正邦集团与担保公司承诺,如借款逾期,无条件向江西银行代偿借款人逾期贷款本金和利息及罚息。

曾承诺将本金利息悉数归还的正邦集团,如今自身难保。

2022年10月,正邦科技(002157.SZ)公告称,正邦科技及控股股东正邦集团均被债权人申请破产重整。正邦集团与一致行动人江西永联进行实质合并重整已获法院批准,并召开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正邦科技重整申请至今未获通过,被法院裁定启动预重整程序。

“目前,临时管理人正与公司积极推进预重整相关工作,但目前仍未收到法院关于受理重整申请的裁定书。”正邦科技表示,由于预计2022年底期末净资产为负值,目前已启动预重整,但公司能否进入重整程序存在不确定性。如果法院裁定受理申请人提出的重整申请,根据相关规定,深交所将对公司股票交易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据业绩预告,正邦科技预计亏损110亿元-130亿元。截至最近一个交易日(4月14日),正邦科技市值已缩减至104亿元。

就“建设贷”的相关细节及最新进展,时代周报记者多次拨打正邦科技董秘办电话,截至发稿尚未获得有效回复。

4月14日,作为“建设贷”的发贷方,江西银行相关负责人回复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现正邦集团处于司法重整阶段、正邦科技处于预重整阶段,我行会将客户的诉求转达至临时管理人,在依法合规的前提下推进有关问题妥善解决。”
 
01
金蝉脱壳?正邦欠款变供应商贷款
 
这场“建设贷”风波起源于2021年。

那时,危机尚未暴露,正邦集团是江西明星企业,是江西规模最大的民营企业之一。2019年、2020年,正邦科技通过定增募资共91亿元,其中超过40亿元用于自建大型养殖基地。2020年,正邦科技实现营收491.66亿元,同比增长100.53%;归母净利润57.44亿元,同比大涨248.75%。正邦做大产能规模的决心强烈。

多名承包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他们正是在这一阶段通过招标方式与正邦集团达成合作,招标内容大多是修建正邦科技自有的繁殖场和养殖场。

疯狂扩张致使正邦集团的现金流压力加大。

在2021年11月前后,正邦集团与多家工程承包商商议称,因正邦集团现金流吃紧,先让承建商以个人名义贷款,款项用于正邦集团支付给施工单位的进度款。利率和手续费双方平摊,贷款期限为一年。双方约定,一年后由正邦方面归还本金及利息。

此前,正邦集团与承包商的合作模式均为按建设进度节点打款。

“当时我所负责的主体项目在2021年10月完工,但正邦没有按合同约定的节点付款,导致后续项目一直处停工状态。”承建商李军(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时正邦与他还有400余万的工程款项尚未结清。2021年11月,正邦方面提出了可以通过“建设贷”方式支付工程款项。如不同意该方案,正邦不再支付工程款。“当时马上过年,我们还要给农民工发工资,不得不签订这份贷款协议。”李军无奈表示。

李军向时代周报提了前述提及的正邦集团与江西银行、龙融担保于2021年11月签订的协议。协议内容显示,江西银行将为正邦集团及其子公司的上游供应商提供供应链贷款,合作总额不超过5亿元,单个借款人的借款金额不超过300万元。协议约定,正邦集团与龙融担保承诺,在借款逾期后90天内无条件向江西银行代偿借款人逾期贷款本金和利息及罚息。

在正邦集团一名财务经理的帮助下,李军以个人名义向江西银行办理300万元贷款,约定一年后归还。正邦集团方面则表示将在贷款到期前向银行归还全部本金和利息。

随后,在正邦要求下,李军出具了一份《应收账款确认函》和两份《联系函》。函件提及,2021年11月,李军收到了“通过融资方式”所支付的项目工程款163万元,随后又在2022年1月收到266万元贷款金额,利息及手续费率共7.8%,李军承担3.8%,正邦方面承担4%。“当时正邦方面说的是这些资金将被用于垫付后续的工程款项。”李军说。

通过与供应商签署的贷款协议,正邦集团将自身即将逾期的应付账款转化为供应商与银行签订的一年期贷款。在此期间,正邦集团仅需支付一半的利息费用,以此缓解资金压力。对这一安排,不少供应商虽心存顾虑,最终依然选择配合。
 
02
被破产刺破的“谎言”?
 
正邦集团未兑现“在贷款到期前向银行归还全部本金和利息”的承诺。

正邦集团只支付了前3个月利息,此后的利息和本金都没有归还。“虽然正邦说提供了续贷的选项,但是正邦现在预重整阶段,无法提供担保。这导致银行也无法续贷,我的贷款已经逾期了。”李军说。

在随后的沟通中,江西银行方面的工作人员告诉李军,因正邦正在申请破产重整,因此公司资金和欠款变动须经法院批准。“银行的工作人员说,他们正在申请续贷,但没办法处理我们的逾期记录。”李军说。

据不完全统计,与李军有相似经历的承包商约有70余名,涉及的贷款总金额超过1.9亿元,手续费和利息费用超过1400万元。

在供应商组建的微信群里,多名供应商表示,贷款在2022年12月就已逾期,且无法转贷、无法续贷。“这会导致征信出现问题,未来银行甚至可能直接起诉我们。”有供应商对此惴惴不安。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问政江西”平台上同样出现了关于“正邦集团建设贷”的问题。有用户留言自称是正邦承建商,申请了为期一年的300万元的建设贷款,目前已逾期。对此,南昌市“五型”政府建设领导小组办公室回复称,针对工程款项结算问题,可凭相关材料申请人民法院执行。

在这一贷款协议中,担保方的龙融担保是何背景?

据正邦集团官网,龙融担保是正邦金控产业旗下公司。官网介绍称,龙融担保为正邦集团及其下属公司的上下游客户养殖户、饲料经销商,农业和林业种植户贷款融资提供担保服务,每年业务持续平稳在2亿元左右。

龙融担保与正邦集团并没有股权关联。天眼查显示,龙融担保由上海正瓴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上海正瓴”)100%持股。上海正瓴曾用名为上海正邦贸易有限公司。细查上海正瓴的高管历史变更记录,上海正瓴、龙融担保与正邦曾关联密切,历史高管包括正邦集团现任董事李太平,江西正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现任监事、沈阳正邦饲料有限公司董事周锦明。
 
03
“骗贷”再上演?
 
正邦集团此前也有类似操作。

据媒体报道,2022年6月,正邦集团曾推出“养殖贷”,正邦集团向银行推荐养殖户进行贷款,由正邦提供担保,贷款期限10-12个月。养殖户与正邦合作期间,缴纳押金才能领到猪苗;若在正邦的推荐下找银行办理养殖贷,就可避免缴纳押金,因此有不少养殖户选择办理贷款。

除了养殖户外,正邦还被指借助员工名义办理“养殖贷”,快速获取现金,支付给供应商。有消息称,正邦员工办理的“养殖贷”,操作方式为虚拟签订承包或租赁猪场合同。一名正邦集团前中高层管理人员曾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员工‘养殖贷’确实存在,贷款过程存在造假情况。”

这次“建设贷”被指正邦与供应商联手“骗贷”。

另一名承包商刘虎(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2021年11月左右,多名正邦集团员工联系他和其他承包商,希望他们可以主动申请“供应商贷”,“同意申请贷款的单位就有钱付,不同意的正邦不再支付工程款。”

刘虎预计自己的应收账款约为100万元,原本不愿办理贷款。但正邦的员工表示,如果同意贷款300万元,100万元的应收账款在春节前便可全部支付。权衡之下,刘虎最终选择合作。如今,300万元贷款已处逾期状态,刘虎的个人征信也出现了问题。

刘虎提供的材料显示,在正邦集团财务经理罗某的要求下,他伪造了采购合同、施工合同等材料。对此,罗某表示是由于目前施工的项目合同金额达不到申请300万元贷款的条件。

这份被刘虎指责伪造的合同显示,刘虎与南昌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签署共计351万元的设备采购合同。另一份补充协议由刘虎、南昌某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正邦集团控股子公司共同签署,该份采购合同仅用于资金流转,不实际履行,合同中产生的债权债务由刘虎和正邦方面共同承担。

“目前对‘骗贷’行为的监督手段还是比较严格,银行要完成‘三查’,即贷前调查、贷时审查和贷后检查。”某股份行负责贷款的业务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目前银行对民企的担保贷款持谨慎态度,放贷难度不小,“需要正邦或担保公司在银行内有授信额度,之所以(正邦方面)选择以供应商个人名义贷款,或许是跟贷款产品的优惠政策有关,可能利率更低。”

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在正邦集团、龙融担保和江西银行签署的“供应商贷”三方协议中,提及该“供应商贷”是指江西银行为支持“正邦集团产业链发展而提供的特色供应链信贷产品”,贷款种类为“个人经营性贷款”。

正邦集团陷入危局,和此前大肆扩张难脱关联。2007年上市后,正邦科技便借助资本市场完成多轮融资,出栏量水涨船高,稳居行业前三。2020年是正邦科技的高光时刻,创始人林印孙身家暴涨,一度问鼎江西首富。2021年猪周期景气度快速下行,正邦科技因前期盲目扩张导致暴跌,当年归母净利润亏损约188亿元,成为行业“亏损王”。至此,正邦科技再难回勇,此前大幅举债扩张的策略也导致公司负债率高企,无力归还借款。

2022年,正邦科技依旧难挽亏损局面。据业绩快报,正邦科技2022年预计亏损110亿元至130亿元,扣非净利润预计亏损95亿元至115亿元。正邦科技坦承,公司资金压力巨大,为快速回笼资金,肥猪提前出栏导致均重严重偏低,导致育肥阶段料肉比、存活率等饲养成绩较差。

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正邦科技货币资金仅14.45亿元。2021年底,这一指标为51.33亿元。对此,正邦科技称,这是因业绩下滑,存量资金减少所致。此外,正邦科技的应付票据余额暴增,从2021年底的8.39亿元增至2022年三季度末的15.65亿元。

2月8日,在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正邦科技表示,受生猪市场行情以及公司资金不足影响,公司对部分固定资产作报废处理,报废金额约7.2亿元,同时对部分确定停工、取消、无价值的零星在建工程投入也予以报废核销处理,该部分报废金额为5.3亿元,共计约12.5亿元。涉及在建项目共297个,均为自建投入。

涉事江西银行不良率超2%

在“养殖贷”和“建设贷”事件中,江西银行均牵涉其中。

据媒体报道,早在2020年2月,正邦就获得过江西银行5亿专项再贷款,用于疫情期间生猪稳产保供。这是当时江西银行疫情防控单笔最大金额的再贷款,正邦养殖是用信主体。2022年底,江西银行资产总额为5155.73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38%。江西银行是江西省唯一一家省级法人银行,由南昌银行吸收合并景德镇市商业银行而来,2018年6月港股上市。

2022年,江西银行实现营收127.14亿元,同比增长14.08%;归母净利润15.5亿元,同比下降25.15%。截至2022年底,江西银行不良贷款总额达67.81亿元,不良贷款率2.18%,较上年末上升0.71个百分点。据银保监会数据,2022年末,银行业金融机构不良贷款率1.71%。32家港股中资银行,仅5家银行的不良率超过2%。2018年至2021年间,江西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91%、2.26%、1.73%、1.47%。

2022年,江西银行计提发放贷款和垫款的减值损失达58.46亿元,同比暴涨116.19%。该银行解释称,这主要是受经济环境、疫情等多种因素影响,考虑到当前经济形势不确定和不稳定因素较多,基于整体风险形式判断,对该业务前瞻审慎地增提损失准备,以提升风险抵补能力。

2022年,江西银行人事大动荡。

江西银行原董事长陈晓明、原副行长徐继红、原副行长黄文杰陆续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近年,江西银行净利率持续下滑,资产质量下行,主要与其接连踩雷了如财务造假的康得新、叶简明的华信、已申请破产的华讯方舟、假央企中城建、丰盛控股等爆雷民企有关,如今又牵涉正邦破产危机,可谓雪上加霜。

此外,江西银行部分股东也暴露风险,其基石投资者福建阳光集团子公司为闽系房企阳光城,目前正深陷危机。该公司通过Yango Investment持股江西银行。

正邦已深陷泥潭,这场牵连多方的危机仍然未解。众多供应商陷入漫长等待。

耗时 167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