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舆情 > 平台经济驶向何方?

平台经济驶向何方?

互联网+ 楚济慈 零壹财经 2023-02-08

关键词:平台经济数字技术蚂蚁集团平台经济新常态

“未来平台经济的创新发展会有两条长期路径选择,分别是硬科技与出海。”

编辑 | 楚济慈
 
平台经济整装待发。经历整改之后,在常态化监管之下,平台经济将进入怎样的新常态
 
经过2022年的常态化监管阶段,2023年,鼓励平台经济发展的风向标再度明晰。
 
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不再将重心放在加强反垄断、资本野蛮生长等方面,而是指出“要大力发展数字经济,提升常态化监管水平,支持平台企业在引领发展、创造就业、国际竞争中大显身手。”
 
这意味着,平台经济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一、始于蚂蚁,14家平台企业金融业务专项整改基本完成
 
平台经济是指基于数字技术、以互联网平台为依托的新型经济形态,也是基于数字平台产生的各种经济关系的总称。近年来,在规范平台经济健康发展的大方向下,平台企业展业过程中出现的部分不规范问题也遭到了监管方的从严整治。
 
今年1月,央行相关负责人在京出席新闻发布会时透露,2020年11月以来,金融管理部门指导督促蚂蚁集团等14 家大型平台企业的一些突出问题扎实开展整改,目前已基本完成整改。
 
回看平台经济的整改历程,要追溯至2020年夏天。彼时,蚂蚁集团、京东数科分别向科创板递交了上市招股说明书。同年四季度起,金融监管机构对金融科技监管覆盖和强度提升。
 
2020年12月,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联合约谈蚂蚁集团,要求其建立专门团队,在金融管理部门指导下制定整改方案。
 
2021年4月12日,四部门再次联合约谈蚂蚁集团。当月月底,腾讯、度小满金融、京东金融、字节跳动、美团金融、滴滴金融、陆金所天星数科、360 数科、新浪金融苏宁金融国美金融科技、携程金融等13家网络平台企业也被约谈。
 
金融管理部门针对当前网络平台企业从事金融业务中普遍存在的突出问题提出了整改要求。
 
一是坚持金融活动全部纳入金融监管,金融业务必须持牌经营。
 
二是支付回归本源,断开支付工具和其他金融产品的不当连接,严控非银行支付账户向对公领域扩张,提高交易透明度,纠正不正当竞争行为。
 
三是打破信息垄断,严格通过持牌征信机构依法合规开展个人征信业务。
 
四是加强对股东资质、股权结构、资本、风险隔离、关联交易等关键环节的规范管理,符合条件的企业要依法申请设立金融控股公司。
 
五是严格落实审慎监管要求,完善公司治理,落实投资入股银行保险机构“两参一控”要求,合规审慎开展互联网存贷款和互联网保险业务,防范网络互助业务风险。
 
六是规范企业发行交易资产证券化产品以及赴境外上市行为。禁止证券基金机构高管和从业人员交叉任职,保障机构经营独立性。
 
七是强化金融消费者保护机制,规范个人信息采集使用、营销宣传行为和格式文本合同,加强监督并规范与第三方机构的金融业务合作等。
 
中止IPO以来,蚂蚁集团一直在整改。2021年6月,蚂蚁消费金融公司开业,逐步承接“花呗”“借呗”业务。2022年,蚂蚁集团旗下互助平台“相互宝”也被关闭,此后蚂蚁集团又和网商银行进行切割。同时,蚂蚁积极改组董事会,引入独立董事、推进与阿里巴巴的隔离。
 
今年1月7日,蚂蚁集团发布持续完善公司治理的公告,主要涉及股东上层结构调整。调整完成前,马云为蚂蚁集团实际控制人,调整完成后,马云表决权调整到6.2%。公告中对于股权的调整,使蚂蚁集团重启上市的话题再次引发关注。
 
蚂蚁集团表示,本次调整后,蚂蚁集团的股份表决权更加透明且分散,这是对公司治理结构的进一步优化,将对蚂蚁集团的持续稳健发展起到促进作用。对于上市计划的相关报道,蚂蚁有关人士回应称,目前蚂蚁仍专注于整改和业务升级,没有启动上市的计划。
 
1月10日,杭州市与阿里巴巴签订全面深化战略合作协议,释放支持平台经济发展积极信号。中国证券报记者从相关部门获悉,杭州市支持平台经济的具体措施已在制定中。
 
与此同时,2023年以来,支持平台经济健康发展成为各地政府“重头戏”。浙江、江苏、山东等多地出台政策,支持平台经济发展。同时,多个地区结合自身经济特点酝酿新政,支持平台企业积极发展。
 
据报道,北京拟出台17条措施支持平台经济发展,包括优化准入服务举措,支持个体电商高质量发展;强化主体责任,促进电商平台规范发展;加强政企协作共享,多措并举形成监管闭环等具体举措。
 
二、常态化监管下,平台经济驶向何方?
 
整顿是为了治理,规范是为了发展。在常态化监管模式下,政策的不确定性明显降低,这有利于增强平台企业对未来的信心,做出相应的投资决策。作为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动力,2023年,国家也需要这些头部平台企业来给经济增长提供更多的动力。
 
据中新网报道,上海社科院绿色数字化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易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平台经济从各个方面创造了新的就业、消费等各种场景,在新的形式下,还是要鼓励他们继续努力。
 
“会议提出‘在国际竞争中大显身手’这无疑会加速平台企业出海,现在平台企业最大的问题就是国际化不够。”李易称,随着国内人口红利的消失,平台企业深化全球化布局已经提上日程。
 
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也表示,这体现了中央认可了平台企业在经济资源配置、供需配置方面的积极作用,也认为发展平台经济是提升经济效率的有效方式。这将优化平台企业的政策环境,提高平台企业发展的支持力度,平台企业将迎来新的发展。
 
他认为,在数字经济、平台经济监管方面,常态化监管将取代重点集中专项监管,未来监管将以明确的政策红线,来规范数字经济、平台经济的发展,让监管有法可依,让数字企业、平台企业了解政策红线,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发展壮大。
 
对于下一阶段平台经济的发展方向,盘和林分析,未来平台经济的创新发展会有两条长期路径选择,分别是硬科技与出海。“但这两条路径较为漫长,很难短期见效,更加需要平台企业的长期布局。”
 
国泰君安指出,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后平台经济重新展现活力。当前对数字经济的探索不止局限于虚拟层面,从头部互联网公司的投资情况来看,对先进制造和智能硬件的重视可能使得技术和内容融合更紧密,无论在产业端或是消费端,当技术落地时内容丰富度或许已经较高。
 
从目前的发展格局来看,国泰君安认为,现有的头部互联网公司在流量和数据的加持下具备先发优势,当然这种先发优势可能先在实体经济部门体现,对企业服务的重视有望使B端的数字经济升级快于C端。
 
此外,国泰君安认为,作为先进硬件和领先技术的集大成者,游戏已经成为数字经济实力的表观体现,期待我国研发的游戏作品能在国际上有所突破。而在发展数字经济的过程中,就业机会、消费潜力和国际竞争力都将被激发,这可能是平台经济未来发展的新路径。
 
(综合自中国证券报、国泰君安互联网传媒研究、经济观察网、中新网等)
 

耗时 119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