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舆情 > 14家头部平台的“断直连”工作怎么样了?

14家头部平台的“断直连”工作怎么样了?

专栏推荐 消金界 零壹财经 2023-01-13

关键词:个人征信信用信息断直连

过渡期为办法施行之日至2023年6月底。

作者:消金界 张兴强  

消金界了解到,截至2022年底,14家头部互联网平台的信用信息“断直连”工作整改基本完成,二三梯队的机构整改则相对缓慢,甚至演化出5种延后方案。

此前,消金界了解到,按照政策要求,14家互联网平台的“断直连”工作加速进行,被要求在年底前完成整改(《 “断直连”加速中,头部平台或在年底前完成》。全国唯二的两家持有个人征信业务牌照的市场化机构——百信征信与朴道征信都在与平台合作加快业务落地。尤其是成立稍晚的朴道征信明显开始加快了工作节奏(《冲刺“断直连”,中邮消金采购朴道征信服务》)。

进度条已走到99%?

除了蚂蚁之外,13家机构也是行业领头羊和典范,理应作为合规表率。

2021年4月29日, 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联合对部分从事金融业务的13家网络平台企业进行监管约谈。名单包括:腾讯、度小满金融京东金融、字节跳动、美团金融、滴滴金融、陆金所天星数科360数科新浪金融苏宁金融国美金融科技、携程金融等。

对于包括蚂蚁集团在内的从事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监管近年来态度明朗,严格要求平台金融需要合规经营、持牌经营。

“断直连”就是监管明确的重点工作之一。《征信业务管理办法》明确了信用信息的采集、整理、保存、加工等全流程须“断直连”,已于2022年1月1日起施行。

《办法》规定,按照依法采集、为金融等活动提供服务、用于识别判断企业和个人信用状况等三个维度,将符合上述标准的基本信息、借贷信息、其他相关信息,以及基于这些信息的分析评价信息界定为信用信息。

互联网平台开展助贷等相关业务,适用《办法》规定。即助贷业务涉及信用信息的,需要通过持牌征信机构进行处理,助贷方与银行等金融机构不可对信用信息进行直接连接交互。

《办法》考虑了互联网平台、数据公司等机构与金融机构业务合作模式的调整,对《办法》施行前未取得征信业务资质,但实质从事征信业务的市场机构,给予了一定的整改过渡期,过渡期为办法施行之日至2023年6月底。

不过,政策也提到,在过渡期内,人民银行将加强对相关机构的业务指导,分步骤推动实现平稳过渡。2022年底,就是监管要求的一个节点。

业内人士称,目前头部平台的“断直连”工作的进度条,可以用99%来形容,并部分取得监管机构的认可。

不过,经过多轮整改与调整,此前公布的13家机构,境遇已大不相同。

消金界了解到,目前腾讯、京东、度小满、美团、字节等旗下金融业务属于中流砥柱,合规整改完成进度较快。其他家有的已处境艰难;有的被处罚仍未上架;甚至还有的已成昨日黄花。

因此,在合规成本的压力下,一些平台将逐渐被淘汰出局。行业格局将在2023年继续变化。

五种延后方案是否可行?

除了按照要求积极整改的平台外,消金界了解到,目前还有一些助贷机构通过几种方案进行延后。

(1)开发工作基本完成但延后上线

这一方式主要是基于成本考虑。经某机构工作人们反馈,数家助贷方和资金方通过朴道和百行征信,已进行了断直连合作,协议和开发工作基本完成,但由于数据交互成本高,持牌征信对每次授信、用信的信息交互收费并不低,因此助贷方和合作的持牌金融机构约定,上线先延后,至《办法》过渡期的最后一个月,即2023年6月。

(2)通过保险机构进行断直连

这一方式主要是难以达成合作的妥协做法。一些腰部及以下的助贷机构,通过或不通过征信机构对接银行和消金等持牌金融机构,都较难获得各方认可。这时候,引入保险机构,可以作为桥梁,连接两端。

这个模式将部分合规风险转移至保险公司。不过,银保合作历史悠久,信任度高。银行和消金等金融机构通过保险公司合作,也可以规避一定的风险。消金界了解到,当前某些机构已开始这么做了。

(3)纯导流“轻资产”模式进行断直连

这一方式是监管所提倡的。通过助贷机构的APP、H5等前端展示银行、消金等金融机构的品牌和信贷产品,消费者可以直接选择喜欢的品牌和产品,自主进行授信和用信申请。

这一模式中,蚂蚁集团的花呗和借呗整改,是行业典型和先行者。

(4)通过内部关联担保公司进行断直连

这一方式存在争议但也有据可依。具体做法是助贷平台通过内部关联的融资性担保公司进行断直连工作。按照2021年12月3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属于地方金融组织,也算是持牌金融机构,其与银行和消金等持牌金融机构的合作,部分取得了认可。

(5)通过内部关联小贷进行断直连

这一方式据部分公司反馈,经过与监管机构沟通,部分取得了认可。了解到的做法是,如果助贷机构使用内部关联网络小贷公司,且与银行和消金等金融机构以联合贷和导流等模式合作,可通过内部关联小贷进行断直连。

但是小贷公司由于自身资本金和政策限制,并没有那么好用,这也是各大机构纷纷增资小贷,或则直接撇弃注销小贷转向获取消金和银行牌照的原因。

此前,银保监公布的《关于进一步规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业务的通知》,限制了互联网贷款的全类资金方机构——一是与合作机构共同出资发放贷款,单笔贷款中合作方的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二是与单一合作方发放的本行贷款余额不得超过一级资本净额的25%;三是与全部合作机构共同出资发放的互联网贷款余额,不得超过全部贷款余额的50%;四是地方法人银行不得跨区域开展互联网贷款业务。

小结

不论哪些方案,消金界认为,平台的“断直连”工作须提前准备不可拖延,要不然影响的只会是自身的利益与行业竞争力。

“断直连”未来的影响将逐步体现出来。

在监管与机构看来,行业的整体数据安全风险变小,也更合规,对于行业监管而言将是重大提升;与此同时,也将增加平台的成本,目前大约为千分之几的数据或者技术服务费用,其他的影响主要在客户运营方面(《“断直连”对客户运营的影响:品牌隔离和客户锁定是关键》);相关第三方的影响力将逐渐走弱,但持牌机构的话语权将提升。

此前,央行主导的第三方支付行业“断直连”工作成效可以借鉴。2017年8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下发《中国人民银行支付结算司关于将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由直连模式迁移至网联平台处理的通知》(以下简称209号文)。209号文明确要求各银行和支付机构都要接入网联。自2018年6月30日起,支付机构受理的涉及银行账户的网络支付业务全部通过网联清算平台处理。同时,要求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应于2018年10月15日前完成接入网联平台和业务迁移相关准备工作。之前第三方支付机构(如微信支付、支付宝等)线上支付是直接连接各大银行的,而现在需对接网联,再由网联作为中间平台实现与银行对接。

经过两次“断直连”,监管态度与要求已非常明朗——坚持金融活动全部纳入金融监管,金融业务必须持牌经营。信用信息“断直连”的过渡期还有不到6个月,我们拭目以待。

耗时 148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