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舆情 > 助贷迎来新玩家!哈啰发力互金,目标看至400亿?

助贷迎来新玩家!哈啰发力互金,目标看至400亿?

来源:零壹作者专栏 2022-12-08

关键词:互金业务助贷哈啰臻有钱轻资产

哈啰能否成为助贷业的“鲶鱼”,需要时间给出答案。

作者:消金界 孟永     来源:零壹作者专栏

近日,消金界了解到,哈啰正在加大对互金业务板块的资源投入。除了大量招聘相关岗位外,互金业务的重要性也大幅升级,级别与顺风车业务一致,由哈啰一位创始人副总裁分管,以期能尽快做出成绩。

成立于2016年的哈啰依托于“农村包围城市”的策略打法,不仅成为目前业内仅存的三家共享单车之一,更是通过早期与蚂蚁集团合作“免押金出行”的模式,成功出圈且接连吸引了蚂蚁、红杉、复星、春华等一线创投机构的投资,累计融资金额超过200亿元。蚂蚁更是从D轮开始连续投资了七轮,预估累计投资金额达到了40亿元,成为其上市前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36.3%,远超哈啰管理团队17.7%的持股比例。

借助资本的力量,哈啰从刚开始的共享单车平台,逐渐成长为囊括电动车、顺风车、打车及租车等产品和服务的生活服务平台。截至2022年4月底,累计注册用户突破5.5亿户,俨然已经成为出行领域的一个独角兽。

不过,从之前的招股书数据来看,即使涉及如此多的业务,哈啰的盈利能力堪忧——2018年、2019年、2020年录得营收分别为21.1亿元、48.2亿元、60.4亿元,同期净亏损分别为22.1亿元、15亿元、11.3亿元,虽有收窄,但是暂未看到短期盈利的可能迹象。

正因如此,哈啰的现金流面临考验。根据其招股书数据,截至2020年12月底,其货币现金余额约为19.22亿元,对比其亏损数据,显然并没有太大的底气硬撑。特别是赴美上市“搁浅”,现金流状况羸弱的哈啰不得不继续借助蚂蚁的力量“补血”。而蚂蚁选择与阿里巴巴捆绑投资,于2021年11月底出资2.8亿美元,用“钞能力”暂时缓解了哈啰资金端的压力。

依靠外界“输血”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在上市计划暂无明确时间表的情况下,哈啰必须找到正向增长的业务,特别是能给其带来正现金流的新业务。之前不被看重的互金业务被推向前台,承担紧急“输血员”的责任,也就顺理成章。

事实上,早在2019年,哈啰就已经开始涉足互金领域,并且推出了助贷平台“臻有钱”,信贷额度最高可达20万,年化利率最低可至10.8%,合作的机构包括中原消金、中邮消金、中银消金、唯品富邦、小赢卡贷等。

不过,消金界了解到,“臻有钱”并不是实际意义上的助贷平台,从业务实质上来看,其更像是一个“信贷导流”业务,早期的合作模式也主要以CPA(一个用户)与CPS(放款金额的百分比)为主,哈啰不承担后期客户逾期风险,而且导流客户也都是平台所累积的注册用户,并没有从外部流量平台买量。

随着哈啰本次对互金的“提级”调整,该业务不再仅仅只是做导流,而是真正的躬身入场做助贷。据透漏,高层定的目标是希望两年之内做到行业中游平台的规模,即年撮合交易金额在400亿左右。

消金界了解到,哈啰整个互金业务主要分为两大板块,一是助贷业务,二是互联网保险,而助贷业务已被确认为2023年发力的主要方向。

为了配合助贷业务的发展需要,哈啰正在大力招聘相关互金人员。目前整个互金团队人员在90人左右,其中2/3左右的人员主要为研发与风控团队,剩余则主要是产品、商务、市场等前端运营团队成员。从哈啰公开的招聘岗位来看,主要集中在上述业务部门。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组织架构已经清晰,但消金界了解到,哈啰目前并没有根据助贷流程对各业务团队进行明确的分工,如风控端拆分贷前、贷中、贷后,运营端拆分获客、首借、复借等,这对于其后续的精细化运营带来一定的挑战。这也从侧面说明,正式进军助贷,哈啰的组织调整还有进一步优化的空间。

用户获取方面,哈啰并没有像其他助贷平台一样,计划将在市场广泛砸钱获客,短期内主要还是从其现有的5.5亿注册用户当中挖掘。

考虑到其超高规模的用户量级,即使只有1%的转化,对于哈啰来讲,也有550万借款用户规模,这个数字与360数科、信也、乐信等上市平台相比也毫不逊色,也让哈啰有了足够底气舍弃外部购买流量。

但如此获客策略也不是没有缺点,如哈啰现有用户是否有信贷需求、如何精准的挖掘这部分用户、用户后期风险表现如何等等,还有待平台解答。特别是运营团队目前还未依据业务流程进行细分,如何挖掘用户端“金矿”显然也不是一件易事。

助贷合作模式上,哈啰或以时下流行的“轻资产”模式为主。分析来看,哈啰暂不考虑做重资产模式的原因有二:一是出于合规的需要,哈啰目前暂无小贷牌照;二是考虑到重资产模式一般需要对坏账兜底,资金投入较大。

另从头部助贷平台撮合交易规模的结构来看,“轻资产”模式也正成为行业的主流。以龙头360数科为例,其2022Q3轻资产模式下的撮合交易规模645.8亿元,占其当期整体撮合规模的比重达到了58.4%,自2021Q1开始,已经连续七个季度占比超过50%。哈啰内部权衡之后,也是选择以轻资产模式为主的运营战略。

不过,在消金界看来,轻资产模式下,哈啰也并不能就此轻松。严格意义来讲,资方愿意合作轻资产模式,首要是信任平台的获客、运营、风险等能力,认为剔除运营、坏账等成本后能拿到的比重资产模式下的“资金收益”要高;而一旦在合作过程出现亏损,后期资方大概念不会续约;更重要的是,资方将会对平台的运营能力产生质疑,也会担忧平台的客群质量。而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在金融圈内会如涟漪般荡漾开来。这点也是哈啰不得不考虑的风险点。

总得来看,哈啰在互金领域的布局有天然优势,核心是作为出行工具性平台,流量充裕,这也就决定了其在成本端特别是获客成本端极低,对接资方也就有了较大的议价空间,同时对于坏账也有了较大的容错空间。

不过,消金界认为,互联网平台加码金融业,首要还是更加重视风险。互联网领域的运营玩法,都要以风险可控为前提。而短期内提高风控及运营能力也并不太现实,特别是定了那么高的交易目标之后,哈啰除了完成自身团队的升级,更要注意基本功的建设。快与慢之间,还需要哈啰掌握好度与平衡。

至于哈啰能否成为助贷业的“鲶鱼”,需要时间给出答案。
 

耗时 437ms